2018六合生肖表岁数-六合宝典现场开奖结果下载版

2018六合生肖表岁数-欢迎来到[2018六合生肖表岁数]

2018六合生肖表岁数新京报讯 这体现在当前的个税改革上,就是降低中低收入者个税税负,这也是历年个税改革一直在做的。相比前两个阶段,长期目标的实现更多需要多个部门的协调。长期方案要建立各个社会管理部门之间的信息自动汇总的机制,税务机关用大数据来计算每一位自行申报纳税人的应交税款和已交税款,让税务机关能够脱离审批环节来自动获取信息。对此,上述税务系统人士表示,很显然这一阶段全国信息联网工作需要先行,然后个税改革才能推进。个税综合分类相结合呼声趋高 方案或明年上半年出炉。仅靠提高个税起征点(下称"个税")就想体现公平已经不可能实现。《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多方了解到,新一轮个税改革的方案意在建立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个税税制,最受关注的则是适时增加教育、房贷利息、养老等专项扣除项目,从而降低中低收入者的税负。”他说。…

2018六合生肖表岁数

2018六合生肖表岁数介绍:

富凯摘要:海思科的独家产品精氨酸谷氨酸注射液,医保谈判前价格为330元,医保支付标准价格为54元,降价幅度高达84%。

作者|林葵

从今年年初至12月2日,已有307家上市公司到期实际回购情况与回购计划存在差别,“零回购”、回购“大打折扣”的公司不在少数。而海思科就属于“零回购”这一类。日前,公司发布公告称,决定终止回购计划,截至公告日,公司尚未回购公司的股份。

被批“没有诚意”

去年1月,海思科审议通过回购方案,公司拟以自有资金在未来10个月内以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回购公司股份1亿元—2亿元,回购价格上限不超过11元/股。

海思科的回购方案公布以后,公司股价触底反弹,今年2月下旬股价就已突破11元/股,11月12日公司股价更是达到25.85元/股。海思科日前发布公告称,此次回购期已经届满,公司尚未通过回购专用账户回购公司股票,公司决定终止此次回购计划。

对于一股未购即终止回购,海思科解释称,因定期报告窗口期、以及公司筹划发行可转换公司债券决策期以及公告后2个交易日内,不能进行公司股份回购,同时自今年2月22日起,股票价格均高于回购价格上限11元/股,导致公司没有实际可以进行股份回购的时间。

虽然回购诚意不足,但股东减持套现还是很坚决的。

11月7日,海思科发布公告称,其股东渤海富盈50号单一资金信托在深圳证券交易所通过大宗交易方式减持450万股,股份减少0.42%,权益变动后持股比例为0.5%。截至本公告日,股东富盈50号在深圳证券交易所通过大宗交易方式完成450万股的减持,权益变动前富盈50号持股0.91%,权益变动后持股比例为0.5%。

公告显示,本次减持股份均价为22.57元/股,本次减持套现1.02亿元。

为此,有投资者提出,海思科的回购一股未买,控股股东参与的信托计划减持公司股份却毫不手软,海思科的回购难道只是助涨公司股价的手段而已?

独家产品降价84%

11月底,新版医保目录公布,海思科的独家产品精氨酸谷氨酸注射液也在目录之内,而由于热门品种的医保谈判降价,海思科的精氨酸谷氨酸谈判前价格为330元,医保支付标准价格为54元,降价幅度高达84%。

对此,海思科表示,2018年度公司精氨酸谷氨酸注射液销售收入约为4300万元;2019年1-9月销售收入约为3300万元,CPA抽样医院数据显示,2019年该产品市场份额约占国内降血氨注射剂类产品的10%。而新版《医保目录》于2020年1月1日起正式执行,不会对公司本报告期的经营业绩产生重大影响。

公司的三季报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公司实现营收29.86亿元,同比增长43.31亿元,实现净利润3.83亿元,同比增长26.4%,而公司非经常性损益超过1.4亿元,其中政府补贴高达1.24亿元,由此可见,公司超三成净利润来自政府补贴,政府补贴已成为海思科业绩的重要支撑。

海思科说得没错,今年的业绩不会产生重大影响,但明年呢?

免责声明

富凯财经所发布的信息均不构成投资建议,据此投资风险自担

今天开车的路上看到杨道写的出山二字(最中间的图片),莫名的喜欢

盯着这萌萌的“出山”两字,不知怎么就蹦出一个所有人都耳熟能详的词:三山五岳

禅宗三境四语

看山是山;

看山不是山;

看山还是山,此山非彼山。

模仿杨道的写法(临)加创一一句 一山是山;二山不是山;三山五岳,五岳还是一山 九图中所有牛逼的字是红花,都是杨道写的, 红花需要有绿叶配,所以丑也有丑存在的理由。 但杨道“出山“两字所呈现的以及引深的, 是绝对的精神养料,这一点非常确定

***

不同于五岳,三山五岳中的三山,一般为泛指中内的名山。三山具体的名称,最早见于《史记》的“秦始皇本纪”,传说是神仙居住之地,令古人神往。相传山上有长生不死之药,宫殿皆用黄金白银建造:“齐人徐巿等上书,言海中有三神山,名曰蓬莱、方丈、瀛洲,仙人居之,请得斋戒与童男女求之。于是遣徐巿发童男女数千人入海求仙人。”结果徐巿没有找到三神山,也没有得长生药。据晋朝的王嘉在《拾遗记·高辛》中记载:“三壶,则海中三山也:一曰方壶,则方丈也;二曰蓬壶,则蓬莱也;三曰瀛壶,则瀛洲也。”由此可知,“三山”指的是:方壶(方丈)、蓬壶(蓬莱)和瀛壶(瀛洲),但只是传说,未必实际存在。

另有人以中华历史文化和地理疆域闻名的天山、昆仑山、长白山为三山,或者道教中三大符法名山即龙虎山、阁山、茅山为三山。也有一种说法是将庐山、雁荡山、黄山这三座旅游名山并列为三山,但来源已不可考。

三山五岳中的五岳,是中国五大名山的总称。虽然五岳不是中国最高的山,但由于高耸在平原或盆地上,故在古人眼中格外险峻。加上不少名人雅士的祭祀、修行和到访,留下遗迹,大大增添了五岳之名声。

五岳始见于《周礼》的“春官·大宗伯”:“以血祭祭社稷、五祀、五岳。”东汉的郑玄对此注释说:“五岳,东曰岱宗、南岳曰衡山、西曰华山、北岳曰恒山、中岳曰嵩山。”西汉时期的东方朔在其《封泰山》一文中说:“泰山吞西华,压南衡,驾中嵩,轶北恒,为五岳之长。”由此看来,确定泰山(东岳)、衡山(南岳)、华山(西岳)、恒山(北岳)和嵩山(中岳)为五岳,可能早在《周礼》成书的春秋或战国时期,最晚在东方朔的西汉时期。

但历史上的北岳恒山,指的是今天的河北大茂山(古称恒山),清朝顺治年间河北恒山才改为如今的山西恒山。而南岳衡山,最初是指湖南衡山,但在汉朝时改为安徽的天柱山,至隋文帝时才重新恢复为湖南的衡山[1]。

古代中国一些地方割据政权,也曾封过五岳,例如三国时代,东吴的孙皓封离县(现于江苏宜兴县)为中岳,又封其南的荆南山为南岳。五代十国时期,闽帝王延钧封霍童山(现于福建宁德县)为东岳,高盖山(现于永泰县)为西岳。唐朝时,南诏则称云南境内的苍山(中岳)、乌蒙山(东岳)、无量山(南岳)、高黎贡山(西岳)和玉龙山(北岳)。

友人要讲张爱玲,读书会推介读胡兰成的《今生今世》,我没有读过,只好从电脑上下载来读,委实隹作。也让我对张爱玲有了一些的新的认知:

我认为,今日的“张热”与六十多年前那个时代的“张热”是不一样的。

张走红是有其历史原因的,日据时代的文化荒芜,大批文化学者离开了上海,还有就是日伪政府需要一种宣传和文学的“繁荣”,而熟悉上海言情生活又具有天才写作能力、带有贵族气息、知识分子气息、小市民气息的创作,自然就成为其不可多得、唯其可成的文学史痕迹。

这样的文学形象,自然与那时上海的气氛、上海人的性格相衔接,那种典型环境、人物、故事产生了1943年到1944年的“张热”现象。

张与胡的关系,由于只有《今生今世》这一本书的答案,可以说是“张爱胡说”。

胡是旧式才子追求现世利益,旧式文人的大部内涵加上时代烙痕、利益取舍。是当时之“势”造就了这一“奸狭”之士。

而张呢,却又是新式叛逆女性却有着深厚的旧式情怀,现世的天才女子,带着一种反上的“俄的普世”情结(恋父情结),使这两颗看似不能相碰的心在以“文学的形式”上碰撞出了火花,或者叫做“才子隹人式”的碰撞(在胡那里至少有这种情份)。

不同的境界,演绎出了这一出“才子隹人式”的悲剧。

胡是以自己前程命运为第一考虑的,至于“女人”,那种“如衣服”的命运,贯穿在整个封建社会全部男人的劣根性之中,这在胡说的《今生今世》中表述得再清楚不过了。

当然,他与张的感情跟其他七个女人或许不一样,这在《民国女子》的别的章节中可以看出来,那是因为张的旧式情怀,真正的至情和从一而终,追求完美的真诚的爱。

这就是张爱玲,贵族家庭、少年叛逆、聪明灵慧、细节完美,一如她的小说,唯美主义性格特征、标准化的内心世界,叫人缠绵不绝。

她也想从胡兰成的学问和才气中,得到升华,幻想有一个忠恕宽容、动人秉赋的好丈夫,可是最终失望了。

今天的“张热”,只是一种“消费”形式的,今天的人们,从她的作品、她的出身、她与胡的恋爱、诚挚与痴情、聪慧与糊涂以及追求完美的生活习惯、孤高独处的人生经历而产生的一种认知渴望。

其实想来,仔细回味,抛开43年、44年现年不说,张以后的日子,没有多少是顺心的,这也就限制了她成就更高水准的文学大师级的发展方向,这的确是一种苍凉,是张本身的“苍凉”,也是世人的“苍凉”。

这种“苍凉”,她的经历、家庭背景、少年时代的离乱、战争等,是一种因素,但与胡的感情纠葛,也是不可排除的因素吧。

假如是在和平自由的日子里,人世的温情与天佑其才,她的命运会更靠近大师的存在在,单从自己的内在感受上说,她的写作与法国作家普鲁斯特的写法有一比,我想,如果不是生活的沦落与离散,她会写出更好的作品。

也许会有中国的《追忆逝水年华》。

但是,张爱玲没有写出这样的作品。

对于张的作品,我认为,50年代中期张爱玲已完成她最好的创作。以后的40年与其说张爱玲仍在创作,倒不如说她不断地“被”创作:被学院里的评家学者、学院外的作家读者,一再重塑金身。

她的整个创作的黄金时期,就是短短三年,正直国家烽火,多事之秋,匹夫尚且难堪,况一弱质女子。

所以,张爱玲笔下的白流苏也罢,曼桢也罢,七巧也罢…… 往往是雨打风漂萍的被动式的接受命运。

因此,她的世界,是一个荒凉的,虚无的世界。而这正是她要表达的一种态度,是对个人,对生命的一种关注,而不是历史的,负责任的。

这就是命运,逃脱不了的命运,天才也逃脱不了。

我看过张的一本传记,说是五十年代初,作为上海文化界的最高负责人、副市长夏衍曾成立了上海电影剧本研究所,夏衍任所长,柯灵任副所长。这两人都是非常欣赏张的,想让她进该所担任编剧,但由于有人对张的背景持否定态度,只好暂时搁置一段,等时机成熟再通告张上班的。

1950年7月上海市第一届文代会张也参加了,穿着旗袍在列宁装、中山装之中,尽管有些不自由、压抑,但这段日子还是以梁京的笔名写出了《十八春》和《小艾》等好作品。

1952年11月离开上海后,一直不堪生活的重负,到香港、美国都有谋生的艰难,我亦为之惋惜。

1972年以后版税多了,日子好过了,却没有写作的激情和生命的春天了。

多乖的命运限制了她的唯美主义人生追求,或者说唯美主义人生追求限制了她的文学创作。

对于爱情,我个人认为她没有多少父爱,一直在追求一种父爱的行进之中,胡比她大十四岁,赖雅比她大29岁,头一次爱情是为文学,第二次是以文学为引子,实为生活、生存。

胡兰成讲述他与她的相识,相爱,讲述她所说的“欲仙欲死”,她的“见了他,她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但她心里是欢喜的,从尘埃里开出花来”,实际上是一种消费,正如止庵所说:

迄今为止,除她本人提出异议外,我们几乎找不到其他反对或佐证的材料。说来坊间各种张爱玲传记,无一不从《今生今世》中取材;研究者只顾着翻故纸堆,却与世间若乾重要人物失之交臂;於是胡兰成得以“趁虚而入”,《今生今世》遂为“空前绝后”。假如另有一册“炎樱回忆录”或“姑姑回忆录”以为参照,那么面对此书,也就不难乾点儿去伪存真的事了。现在我们只好专听胡兰成的,听罢照样可以讨厌他,甚至骂他。

因为是“孤本”,那么不是一种消费是什么?

他是旧式才子,却不袭旧式文化传统:母丧不归,效于伪政,薄凉自私。

而喜欢《诗经》里那古老的句子:“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皆老”的张爱玲,真的这样去爱了胡兰成与赖雅,既有现代女子的浪漫自主,更有古代女子的深情专注,率性而爱,情比金坚。

从《今生今世》书中可以看出,胡对张是一种不当回事的态度,觉得张怎样都是对他倾心的那种人。他甚至搬出张自己说的话“你就是在我这里来来去去,也是可以的”来证明,这是很不公道的态度,滥用人家的宽容。

女人是不可以太受委屈的,可以和你同担风雨苦难是一回事,但是轻易散漫对待是另一回事。

而胡的却把风流情怀当成一件可以炫耀的事情(从他做传写此书可以看出),可是他遇到的偏偏是张这种人物。

他以为他是既可以明媒正娶,又可以金屋藏娇;既可以温玉满怀,又可以猩猩相惜,这样的如意算盘估计是许多男人都有的,但绝不是好男人的样子。

张爱玲的清坚和坚绝是对他人生态度的一记嘲讽。

如此,我还是敬佩张对胡的态度,从此相忘于江湖吧,过去就一笔钩销。可怜张唯一一次的相爱,遇人不淑,惨痛至此,如她所说:“我将只是萎谢了”。

尽管如此,从《今生今世》看,张对胡仍是仁义至尽,在物质上和精神上付出多余索取。从这方面来看,张的人生境界是高于胡的。

胡通篇都是我我我的,张对他却是真爱,所以眼里却只有你你你。爱就是爱,不问为什么,无论胡是个什么角色,能够让张“低到尘埃里,开出花来”的也只有胡兰成这个人了。可张还是“与君醉笑三千场,不诉离伤”。

胡兰成当然也有文才,这是勿容置疑的,不然一个汪精卫手下的笔杆子,属于没有气节的无行才子一类,一个用情不专的无行文人,既没有民族气节又薄情寡义的人,为何能降伏张爱玲这样眼高过顶的才女呢?

香港评论家江弱水用九个字概括胡兰成:“其人可废,其文不可废。”而正是这无法回避的文才,深深打动了张爱玲。

我看有不少论者都认为胡兰成的文章写得比张爱玲还好,这种说法恐怕胡兰成本人是最乐意听到的,因为他晚年最大的愿望就是写出一本比张爱玲的小说更优秀的书来。

但我不这么认为。

止庵先生为《今生今世》中文版作序时写道:

“我又曾提出有一路‘才子文章’,从林语堂、梁实秋、钱钟书直到董桥,皆属此列;现在不妨把胡兰成一并算上。才子者,首先真的有才;形之于文,是为才子文章。以此而论,胡兰成堪称就中翘楚,确实绝顶聪明,处处锋芒毕露。虽然,才本身有品,才之后有识有学。至少前一方面,作者不无亏欠;可是才气太大,似乎又能有所弥补。才子文章,无论意思文字,难免取巧做作,仿佛不甘寂寞,着意要引得读者叫好;胡文亦不例外。但是意思上能做作到‘透’,文字上能做作到‘拙’,这是其特别之处,自非一般肤浅流丽者可比。我读《今生今世》,觉得天花乱坠,却也戛戛独造;轻浮如云,而又深切入骨。”

这话语很是到位,也是江弱水那种意思:“其人可废,其文不可废。”

作者:山野樵夫:高校教师,喜文悦游。诗苗书叶,山水林田,也看风景也读书。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ykktsp.cn/lrlnivica/e0fqrlg4l/

为您推荐